向来好物不坚

喜欢陈鸿宇,涩泽龙彦和钢笔

旅行家们也总是穿越在过去和现在之间,中国横跨五个时区,纵向切入能追溯到一百五十年前,有同一民族的波斯人和鞑靼人。一个月前我在敦煌的戈壁里骑着机车,一个月后我会出现在秦岭,中间经历的无人知晓,但每个人会根据自身的经历扩写这个片段,像不成型的蒙太奇。现在我想去山城,那里欢迎我和我这样的公路骑士,这是李缘臣告诉我的,李是一个女孩儿,因为我需要一个女孩来补完生活,如拍摄中劣质的地下电影,驶入那个纷乱的巨大正方体时,我仔细阅读地图,在某一个平面的边上寻找着“六公里”“七公里”和“八公里”的站牌,李说我可以在任意边的七公里处找到她,而我想到了这十二条边上将会有同样的十二个女孩儿,路面闪烁着金属铋特有的彩色光泽,指引着我找到凹陷的峰峦和平滑的溪谷,她以沉默不语的姿态迎接我,你知道大报恩寺的琉璃塔吗,用瓷器和玻璃拼成了七十米高的建筑,还有阿布辛拜勒神庙,在特殊的日子璀璨的光辉会走入花岗岩铺设的巨大神殿,映照在拉美西斯二世的脸上。是的,所有以伟大为名的建筑都是这样榫合成的,包括脚下的重庆,用两条河流做轴,不断的翻转着,形成魔方,合色棱镜和万花筒。所以我将会进入她,成为同一块小小的乐高,继续扩大这这一千年来的骑士们的版图,李被我褪下了猩红色的旗袍,在脊背转身是隆起的山丘,我在视线以下的地方找到了突兀,伴随着的还有阴翳里灰色的小小喉结,她说,现在我是女孩儿了,最后粘稠的白色物质胶住了拼图的最后两块,她在我的身体上成为了女孩,扬子江和嘉陵江在朝天门汇聚成长江,除了想象和摩托车,我们还有更多的方式抵达远方。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