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来好物不坚

喜欢陈鸿宇,涩泽龙彦和钢笔

海子:15岁考入北大,19岁工作于中国政法大学教研组,25岁于山海关卧轨。他在高速冲刺中完成了一生,成为诗歌王座上的永恒。他的诗充满神性,泥土飞溅,因纯洁的生涯与异于常人的走向使伟大成为了必然。海子曾说,他希望融合中国的行动成就一种民族和人类结合的,真理合一的大诗,而他自己无疑就是其中最好的一章。我们不可以想象王勃的船未沉,芥川不曾受疾病困扰,也不能想象再给这个瘦弱的年轻人五年时光。西川语,海子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神话,也许被高估了,但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神话。
我必将失败,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获胜。

莎士比亚:英语世界最伟大的文豪,无人可以动摇的永恒地位。几乎再创造了英语,打破了文艺界对剧作的偏见。于情节,莎翁仿佛讲尽了一切故事,从《乱》到《狮子王》,百年后的今人仍在改编;从文学性上,莎翁以超乎想象的辞藻华丽惊为天人;莎士比亚在戏剧上的技巧形式,仍是不废江河万古流的。如果你打算写一点东西,就应该去读莎剧(中文朱生豪译本十分经典)。他不仅属于一个时代,更属于全世纪。

三岛由纪夫:哪怕不读他的书,也有必要知道他,或者说他本人就是一本极美的书,被称为“日本的海明威”。以引刀自戮的奇举,由内而外的妖异美感,细江英公镜头下天神般的肉体成为了永恒。亦不用在阅读时被“右翼分子”之精神洁癖所困,三岛本身和军国主义无大干系的,他只是日本传统文化的极端捍卫者,委身于殉道式的审美取向,成为了最后的武士。



鲁迅:斗士、先驱、救世家。课本对于鲁迅先生选取过浅,解读过旧。政治因素并未提高其地位,反而窄化,另今天的读者束之高阁,遮盖了本有的光辉。无论是小说、杂文都是一等一的大师,在白话文运动伊始,启蒙者鲁迅先生竟已作出“先锋”的东西来。分明无所交集,却和世界一流的巨匠殊途同归。在思想、科技、制度处处不如人的年代,正是怀疑者鲁迅在文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于20世纪的一百年里不逊色任何人,他的通达透彻成为了“未来”所要追寻者。鲁迅是温情的、幽默的、可爱的,但这个汪洋恣意的天才却用无信仰的信仰,用近乎超人的执着投入到了本可以逃避的事业当中去。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望见深渊,于一切眼中望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芥川龙之介:毫无疑义的天才作家,于森鸥外、夏目漱石并称20世纪上半叶的日本三大小说家。他善于改编历史题材,并注入新的生命,使之有了新的意义。芥川一生信奉艺术至上主义,“毫无恶意的杀一个人”即是集中体现,也可将画师良秀看作芥川最为极端的表明。最终早夭也与“神经过敏和对艺术的过度真诚”脱不了干系。芥川之笔,使人压抑不安,诡谲之中却映出他的纯净,意犹未尽,似是而非。






























































































沈从文:我们杰出的白话小说大师,一位讲述湘西的京派作家。极具有文人气质,一生无拘无束,下笔从容。于沈从文先生的文字,是有别那个已知的清晰的世界。他以特殊的笔触,特殊的方式,不拘于书面化的表达重新发现了湘西这片土地,故事常常美丽而使人忧愁。语言脱去矜持、浮夸、生硬,细腻,自然而有古味,这也和他在西南联大的朴素生活一致。建国后再未从事文学创作,著有《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从文赏玉》等。






























马悦然曾表示,如果沈从文没有在1988年5月去世,肯定能得诺奖。这对于沈从文本身并无多少增辉,却有助于世俗更好的认识先生的成就。






























































迪伦:本次推荐唯一可以和其他作品一同欣赏的作家,毕竟耳朵眼睛互不干涉。一个黑色幽默,也证实了诺奖在瞎jb选的传言。反叛了一生的Dylan大爷将和他的破锣嗓子载入史册,要记得,这可是游吟诗人。






























迪伦替兰波、惠特曼、艾伦金斯堡、杰克凯鲁亚克、威廉巴勒斯获了奖,虽然他们并不需要,迪伦本身也不需要。






























































王小波:可以说是中国第一位独立作家,文字诙谐幽默。大可做在文学道路上的起点,那今后品味一定不差。他的可爱中包含着良知,二十年前对女权和同性恋的看法今日仍可谓理智和新锐。诚然,他有格局较小,小说叙事僵化,杂文引例单调等弊病。如果二十年前他为在一个夜晚栽倒,今日又是如何的光景?斯人已逝,便不做假以时日之语。我自诩王二门下走狗,但客观的说,他是个好作家。






























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涩泽龙彦:这也是个人最喜欢的东瀛作家,颓废美学大师,萨德侯爵在日本的译介者。在文字之海中进行着人类精神黑暗面的探究,讲述荒怪和幽玄的秘闻,故事本身便构成故事的全部意义。无论东西方的典故轶事都信手拈来,有如时空错乱之感。笔下女体妖冶,神佛庄严,自由的穿梭纵横于人鬼六道。同其他的主流作家相较,无疑是别开生面的体验。






“他在那被各种奇异的珍贵书籍淹没的书斋里进行着关于杀人和颓废美术的论述。他的知识渊博,深不可测,让人无从揣度。”                                 ——三岛由纪夫







评论

热度(49)

  1. 言煜🍃向来好物不坚 转载了此图片